<del id="tbrbd"></del>

    <listing id="tbrbd"><meter id="tbrbd"><i id="tbrbd"></i></meter></listing>
          <delect id="tbrbd"></delect>

          
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tbrbd"><var id="tbrbd"></var></track>
                您所在的位置:康巴傳媒網(wǎng) >> 文化 >> 康巴人文 >> 瀏覽文章

              一個(gè)會(huì )種蘑菇的同學(xué)

              甘孜日報    2024年05月17日

              ◎高亞平

              小時(shí)候,我最喜歡去的幾個(gè)同學(xué)家,除了趙恩利家外,就是孟養利家了。趙恩利家在村北偏東趙家巷,其家有三間庵房和兩間廈房,兩房相接處有個(gè)小天井,上面是一架濃蔭蔽天的葡萄。那時(shí)流行打撲克,我便常和趙恩利在他家的天井里打牌,無(wú)論春夏秋冬,當然以前三季為多。尤其是夏日的午后,院子里靜悄悄的,唯有蟬兒在榆樹(shù)上長(cháng)鳴,我們坐在天井里,微風(fēng)吹著(zhù),頭頂是碧綠的葡萄葉和晶瑩剔透的葡萄,長(cháng)夏無(wú)事,足可玩個(gè)暢興。孟養利家在村十字西,門(mén)前臨著(zhù)一條小河,河水來(lái)自村東,清泠無(wú)比,一年四季,長(cháng)流不息。到他家去,便需跨過(guò)一道小石橋。他家是四間廈房,東西各兩間,中間是一個(gè)正方形的院子。因少人走動(dòng),院子里便時(shí)常結著(zhù)一層薄薄的綠苔。若遇連陰雨天,綠苔便會(huì )緣滴雨石,爬上臺階,頗有一些古意和詩(shī)意。他家因兩個(gè)姐姐已出嫁,家中唯有父母親和一個(gè)弟弟,加之家中少人來(lái)往,因此顯得異常安靜。這種靜,有時(shí)竟會(huì )讓人感到一絲無(wú)端的膽怯。好在他家還有一個(gè)后院,足有半畝地大,里面除種有榆、椿、槐樹(shù)外,還栽有柿樹(shù)、杜梨和兩株山藥,這里,便成了我們的樂(lè )園。玩三角、蹦彈球,秋天摘了拇指蛋大的山藥蛋煮熟了吃??傊?,一切都是隨著(zhù)我們的性子來(lái)。

              在家中玩厭了,我們會(huì )相約到村外或鄰村的同學(xué)家去玩。我們最?lèi)?ài)去的地方是小峪河灘。暮春四月,雜花生樹(shù),麥苗已秀,雉鳴聲聲,我們沿著(zhù)開(kāi)滿(mǎn)野花的田間小徑,迤邐地來(lái)到河灘邊。那時(shí),小峪河還沒(méi)有被污染,河水清澈,水中魚(yú)蝦繁多,加之沙白石潔,野蘆遍地,綠樹(shù)成蔭,行走其間,確實(shí)讓人心曠神怡。我們在河畔散步,在林蔭下讀書(shū),在河水里濯足,談學(xué)習,談理想,當然也談各自心目中的女孩。至于夏日的傍晚,到小峪河邊去散步,則是更愜意不過(guò)的事了。在河邊走累了,隨意找一個(gè)深潭,脫了衣服,在潭中戲水,此時(shí),蟲(chóng)鳴如雨,灑落在蒼茫的夜色中;螢火蟲(chóng)在我們周?chē)w,螢光一閃一閃,倏忽而東,倏忽而西,有時(shí)則靜靜地伏在石頭上或草叢間,讓人覺(jué)出夏夜之神秘與美妙。我們半躺半坐在水中,談著(zhù)心事,心如天邊的云彩,已逸奔到了遠方,而孟養利決心高中畢業(yè)后回家種植蘑菇的事,就是在那時(shí),他告訴我的,我當時(shí)還驚訝了好半天呢。

              轉眼間,我們就高中畢業(yè)了。趙恩利考上了西安的一所郵電學(xué)校,我也考上了西安的一所師范院校,只有孟養利沒(méi)有考中,不得不回到了父輩們生活的村莊。好在他早有心理準備,便樂(lè )呵呵地奔他的生活去了。孟養利是一個(gè)很有主見(jiàn)的人,他當年夏天回到村里,立刻就著(zhù)手搞起了食用菌種植。他又是拜師,又是看書(shū),不到三個(gè)月,有關(guān)食用菌種植方面的事,就搞了個(gè)清清楚楚。買(mǎi)棉花籽、買(mǎi)鋸末、買(mǎi)菌種、買(mǎi)塑料袋……騰出東邊的兩間廈房做養殖地,經(jīng)過(guò)一番折騰,一切準備就緒,單等一個(gè)月后蘑菇長(cháng)出。在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初的農村,搞食用菌種植還是一件新鮮事,最少,在我們村莊,還沒(méi)有人種植過(guò)。孟養利搞食用菌種植的事,立刻成了村莊里的重大新聞,村里許多人都跑到他家來(lái)看稀奇。就連我也于周末休假時(shí),騎著(zhù)自行車(chē),奔波四十多里地,從西安趕到老家,關(guān)注他的種植情況。也許應了好事多磨這句老話(huà)吧,孟養利種植蘑菇并沒(méi)有他預想的那么順利,一個(gè)多月后,除了少數培植的菌棒長(cháng)出了蘑菇外,大部分菌棒沒(méi)有長(cháng)出蘑菇。惆悵之余,他干脆把這茬蘑菇采摘了,并于一個(gè)周日,約上我和趙恩利以及他的家人,把這些蘑菇全部享用了。然后,他仔細尋找第一次失敗的原因,重打鼓,另升堂。此番的種植便異常的順利,一個(gè)多月后,蘑菇大獲豐收。他將這些蘑菇采摘了,然后,用自行車(chē)帶到集市上全部售賣(mài),賺到了他步出校門(mén)后的第一筆錢(qián)。得知他賺了錢(qián),我當時(shí)還替他高興了一陣子呢。此后,孟養利就開(kāi)始了大面積種植,種植房不夠用,他干脆和父母親商量,將后園毀棄,在上面建了四間大瓦房,而房間里,便全部作了蘑菇種植地。

              光陰如梭,不覺(jué)間就是幾十年,在城市里生活慣了,我回鄉日稀,和孟養利交往也愈來(lái)愈少,有關(guān)他的一些情況,也所知甚少。只隱約從母親口中得知,在孟養利回村的最初幾年里,他種植蘑菇賺了一些錢(qián),后來(lái),搞種植的人多了,蘑菇越來(lái)越不好賣(mài),他便不再種植蘑菇,而是學(xué)了油漆,每天走鄉串鎮,給人家油漆家具。日子雖清苦,但似乎還過(guò)得去。去年過(guò)年,我回老家看望母親,初一晚無(wú)事,我去他家找他,見(jiàn)了面,彼此間談了一些各自的近況。他告訴我,他剛在村西路邊蓋了一院新房,年后就準備搬家。我聽(tīng)了,由衷地為他高興。我問(wèn)他見(jiàn)到過(guò)趙恩利嗎,他說(shuō)沒(méi)有。其后,便無(wú)話(huà),是一段長(cháng)久的沉默,我們都感到有些尷尬。我知道,我們之間變得生分了。這不怪我,也不怪他,在時(shí)光面前,一切皆可改變,包括少年時(shí)的友誼。

              我起身告辭。走在回家的路上,孟養利的身影不斷在我的腦中浮現,我翻檢著(zhù)我們年少時(shí)的那些舊事,不覺(jué)有點(diǎn)淡淡的感傷。此時(shí),遠村近郭,不斷有鞭炮聲響起,抬頭望望天空,不見(jiàn)月亮,只有幾點(diǎn)散淡的星光。風(fēng)很硬,夜色如墨……


            1. 上一篇:一個(gè)古老而神秘的部落
            2. 下一篇:騎行川藏線(xiàn)

            3. 本文地址: http://m.lzz10830.com/html/wh/xkbrw/100128.html
            4. 三分之一情人在线,苍月奥特曼在线观看免费版,免费视频左左视频,年轻的母亲4电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