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el id="tbrbd"></del>

    <listing id="tbrbd"><meter id="tbrbd"><i id="tbrbd"></i></meter></listing>
          <delect id="tbrbd"></delect>

          
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tbrbd"><var id="tbrbd"></var></track>
                您所在的位置:康巴傳媒網(wǎng) >> 文化 >> 康巴人文 >> 瀏覽文章

              補鞋

              甘孜日報    2024年04月19日

              ◎黃孝紀

              遍尋我童年的記憶,一年中我似乎光腳走路的時(shí)候多,無(wú)論上山撿柴,還是到野地里扯豬草,甚至上學(xué)。只有到了寒冷的冬天,我才穿上一雙黑乎乎的舊膠皮馬口鞋,我們習慣叫套鞋。這套鞋定然是我的二姐穿過(guò)給了三姐,三姐穿過(guò)才傳到我的。曾有許多歲月,我們家灶屋的寬板長(cháng)凳下面,只有寥寥可數的幾雙草鞋和套鞋,連布鞋都很少。

              草鞋是用稻草扎的,那時(shí)村莊里的成年男子都會(huì ),我的父親自然是扎草鞋的能手。扎草鞋通常叫打草鞋,我父母常說(shuō)一句話(huà):“草鞋沒(méi)樣,邊打邊像?!蔽矣袝r(shí)看父親打草鞋,那梳理干凈的干稻草在他手中或搓或編,或添或剪,也要不了太久,一雙金黃的草鞋就打成了,像兩只寬扁又長(cháng)的百足大蟲(chóng)。在我們家,草鞋通常是父母穿,走路不滑,穿爛了,隨處一丟,也不可惜。布鞋自然是少的,那時(shí)去供銷(xiāo)社買(mǎi)布,要憑布票,家里人穿的衣褲,都是補丁疊補丁,二指寬的舊布條,都要用來(lái)縫補衣服,哪還有太多的布來(lái)做鞋穿?唯有套鞋,又耐穿,又耐臟,即便表面沾滿(mǎn)了爛泥,到水邊用草球擦洗一番,又黑亮光潔。冬日里穿套鞋,我們常在鞋里墊上稻草,就暖和多了。穿久了,或進(jìn)水了,掏出墊草扔掉,重新拿來(lái)干稻草,剪掉穗須,反復折上幾折,略略壓平,再塞進(jìn)去墊上。不過(guò),再耐久的套鞋,累月穿著(zhù),總有破爛漏水的時(shí)候,這樣的日子,就期待補鞋匠早點(diǎn)到來(lái)。

              補鞋匠也確實(shí)會(huì )在冬季如期而至。那個(gè)操外地口音的中年男子,同許多行腳匠人一樣,是衡州人,村里人叫他鄧師傅。他每次來(lái)到我們村里,通常落腳在老單身漢濤老倌家,吃住幾日。與補鍋匠不同,鄧師傅隨身就帶著(zhù)一個(gè)舊包袱,里面的工具輕便又少,圍裙,銼子,大剪刀,膠水罐,膠水刷,此外一些零碎廢舊的套鞋皮,僅此而已。冬天天冷,鄧師傅補套鞋通常是坐在村中某棟青磚黑瓦的大廳屋里,周邊要補套鞋的人家,便搜羅了一只只大大小小的破套鞋來(lái),灰蓬蓬的,放在地上,同他講價(jià)。鄧師傅的嘴巴子能說(shuō)會(huì )道,在村里是出了名的。他逢人一句笑容可掬的口頭禪是:“哎呀,是你來(lái)了,價(jià)錢(qián)肯定要便宜一點(diǎn)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我那時(shí)也愛(ài)圍觀(guān)鄧師傅補套鞋。他坐在破鞋圍繞的矮凳上,腰間綁了一塊臟兮兮的黑圍裙,蓋住兩腿。他從地上拿了一只套鞋,放于腿間,左翻右翻,查看破爛的地方,而后就用鐵皮銼子銼那破漏之處。那銼子的白鐵皮仿佛是剪開(kāi)的一截廢舊手電筒,密密麻麻釘了無(wú)數的洞眼后,包裹在一根短木棒上,粗糙又鋒利,銼得套鞋皮的黑細屑在他裙上落了一層,將套鞋破洞的周邊,銼出一個(gè)毛糙的印痕,或圓,或扁。接著(zhù),他找出一塊廢套鞋皮,比畫(huà)一番,剪出銼痕一般的大小與形狀,作為補子,并將補子皮里層黏附的白紗銼干凈,現出毛糙的皮色。如此妥當了,他方才用剪刀錐子撬開(kāi)膠水罐的蓋子,拿了小毛刷,粘了膠水,分別涂在套鞋和補子上,稍稍晾干一陣,將補子貼在破洞上,雙手用力擠壓一陣,就補好了。這樣看起來(lái),他補套鞋似乎也挺簡(jiǎn)單的,只是那黏糊糊能扯絲的膠水,略有一股刺鼻的怪味。

              分田到戶(hù)后,膠皮涼鞋和解放鞋逐漸在鄉村流行,一度成了鄉民腳下的標配。補鞋匠的裝備也換成了手搖補鞋機,業(yè)務(wù)范圍從原先的補套鞋,擴展到補涼鞋、補解放鞋。再往后,皮質(zhì)粗糙的豬皮鞋也穿在了村里一些時(shí)髦人的腳上,成了補鞋匠穿針引線(xiàn)上膠水的對象。

              也不知是無(wú)師自通,還是跟著(zhù)外地的補鞋匠當過(guò)學(xué)徒,突然有一天,村里的國美也有了手搖補鞋機,在他家里接受補鞋的業(yè)務(wù)。國美是個(gè)頭腦活絡(luò )的人,曾有多年,他負責抽水機房的抽水和碾米,后來(lái)又買(mǎi)了手扶拖拉機跑運輸,因為一次交通事故,成了腿腳不便的殘疾人,在家里辦了一個(gè)小店,賣(mài)點(diǎn)糖餅煙酒之類(lèi)的小百貨?;蛟S是國美的補鞋生意還不錯,以后村里的另一個(gè)青年也買(mǎi)了一臺補鞋機,并經(jīng)常挑著(zhù)他的補鞋機和一只木箱,走村串戶(hù)吆喝補鞋。不過(guò)三五年后,他們兩人的補鞋生意都銷(xiāo)聲匿跡了。

              經(jīng)濟的發(fā)展,時(shí)代的進(jìn)步,鄉人的衣著(zhù)鞋襪樣式愈加豐富,補丁疊補丁的年代悄然遠去,連同那些鄉村補鞋匠。對于出生在新時(shí)代的鄉村孩子們來(lái)說(shuō),他們再無(wú)衣食之憂(yōu)。他們的童年也不會(huì )像我們那樣,長(cháng)年累月光著(zhù)腳板走路和奔跑。只不過(guò)他們那從小就被一雙接一雙好鞋子過(guò)于保護的腳板,隔了泥土,隔了砂石荊棘,已然變得嬌貴,喪失了那份與土地肌膚相親的情感和耐力。


            1. 上一篇:張英 舞蹈,是我的魂
            2. 下一篇:龔埡古堡

            3. 本文地址: http://m.lzz10830.com/html/wh/xkbrw/99212.html
            4. 三分之一情人在线,苍月奥特曼在线观看免费版,免费视频左左视频,年轻的母亲4电影